活给别人的生命——《末代皇帝》溥仪

世界那么小,小到我们就像生活在巨大的玻璃缸里,透明的世界,我们彼此遇见。世界那么大,大得有些地方,我们一辈子也无法到达。我们抬头仰望天空,时间向后退去,白云向前飞去。历史是很玄妙的东西,我们在门内,时间在门外流过,不留任何痕迹。我们一直在向门外张望,希望能看到永恒,结果,什么都无法预知。我们只是在盲目的行走,无法主宰什么。

昏暗模糊的佛堂里几缕清晨的阳光从朱红窗棂里射进来。两边是斑驳退色的罗汉们,张牙舞爪的严肃。。“你那么小,你怕我吗?这里的每个人都怕我。我是至高无上的慈溪太后。我已经在这里住了很久很久了。唯一能住在这里的是皇帝。他已经驱龙而去了。他今天死了。小溥仪,我将封你为万年皇帝。”而后她死了,在朝晖中,天亮了。一个孩子无法选择自己的出身,就这样他被选择做了末代皇帝,万年皇帝,一个牢笼,罩住他地一生。

喧闹的紫禁城里,锣鼓喧天,张灯结彩,到处都是刺眼的红色,戏班子呀咿呀呀的表演只是让人觉得心烦,这一天17岁的溥仪结婚了,“不能选择和自己结婚的人,就是耻辱”,“你反对包办婚姻!?”,“我要上牛津大学,我要逃离这里!”,“或许你结婚了,就是大人了,你就可以自己做决定了。”“我去牛津大学一定带上你!”“我喜欢他,总有一天,他会长大的。”有多少是心甘情愿的,就算是先结婚后恋爱,显然溥仪喜欢婉容,但可惜选择和决定不是他自己做出的。

“皇帝不要去满洲,他们只是利用你!”,“在紫禁城里,我每天都在想出去了要干什么,我也有自己的理想,他们利用我,我也在利用他们,我要竞争。”“满洲国和日本国是平等的,都是有独立尊严的主权......”,当溥仪做这番发言时,台下的座位上已经空无一人,原来自己永远都是弱者,在利用和被利用的政治游戏中,溥仪只能做后者!

当染上毒瘾的婉容在黯然被日本人送出总督府的时候,雪地上,溥仪一路狂奔,那是不是他一生所爱的女人,已经不重要,只是,那是一辈子爱他的人,唯一的,仅有的,所有的。同样朱红伟岸的门,应声合上。“open the door”溥仪喃喃着。 这悲惨的一幕有多少是他的过错?这一幕和自己母亲去世那一天有何其相似,他推着自行车走遍皇宫的每一个门,朱红庞大的门。门外是匆忙的市集,褴褛的乞丐,玩耍的孩子。他想出去,门却在恭敬的侍卫手上怦然关闭。门外有他的母亲,他的模糊的短暂童年,有他遥远而又触手可及的世界。他绝望,叫着:“open the door”。“我母亲死了,听说是自杀!”他或许想过,母亲的死又有多少和自己相关?爱自己的人都会为自己所累,命运悲惨,而自己要去维护的却仅仅是一个虚幻的末代皇帝的泡沫而已!

“一九六〇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我拿到了那张写着“爱新觉罗·溥仪”的选民证,我觉得把我有生以来的一切珍宝加起来,也没有它贵重。我把选票投入了那个红色票箱,那一刹那,我觉得自己是世界最富有的人。我和中国六亿五千万同胞一起,成了这块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土地上的主人。”“我成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获得了选举和被选举的全部权利。现在我同其他中国人民一样,是一个‘集体皇帝’。” 此时的溥仪为什么这么欣喜自己获得的选择权?是不是他一生都在为自己的被选择命运愤慨,所以才会这么珍惜这样的选择权呢,然而这样的有选择权的身份是否也带有被选择的意味呢?

而溥仪真真正正自己做出的选择的就是在文化大革命前离开这个世界,有很多人猜想,溥仪是挺不过文革的,他选择了离开,永远的离开。

历史的背后,是我们碌碌的背影。我们坚信着我们在创造着历史,其实,我们一直在沿着历史给予我们的轨迹向前走着,无法抵抗。我们总以为我们看清了历史,其实,我们只是在门内无助得向外张望。所以,我们知道的,永远只是事实,而不是真相。

看完《末代皇帝》,我们可以庆幸自己吗?!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